• logo
宜阳“余则成”:半生“潜伏”初心不改
来源:央视新闻

近日,人民日报官微上登载的文章《现实版“余则成”》刷屏了。文章讲述了河南宜阳老兵索良民的“潜伏”故事。

其实,一直有那么一些人,他们曾经隐姓埋名,在暗流汹涌中用智慧和坚韧,化解危机,追逐曙光;也曾经默默无闻,在平凡岗位上奉献光和热;他们用一生时间延续着与“余则成”同样的革命事业,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,坚韧前行,他们不再“潜伏”,但心中的旗帜,永远不倒。

640.webp (1).jpg

6月23日,央视《面对面》播出了99岁河南宜阳老兵索良民半生“潜伏”,等待了66年,94岁时从“特别党员”终于恢复了正式党员身份的感人故事。七一将至,索良民老人的故事被《人民日报》、央视新闻等诸多媒体的官方微信报道、转发,他也被称为现实版的“余则成”。

640.webp (2).jpg

(人民日报官微刊载索良民的潜伏故事,称他为现实版“余则成”)

6月29日,宜阳县县委常委、人武部政委李正平,宜阳县人民政府副县长金洪敏,带着宜阳全县七十万人民的殷切关怀,到郑州爱馨养老公寓,为索良民老人送上光荣牌、鲜花、慰问金,99岁的老兵仍然身体健朗,精神矍铄,他遥遥对着家乡的方向,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。

640.webp (3).jpg

(家乡宜阳政府官员为老人送上光荣牌和鲜花。)

1938年,17岁的少年索良民离开洛阳市宜阳县赵保镇这个生他养他的家乡,81年,一生脚步未停,从麦田入党的坚定革命者,到潜伏在新乡铁工厂的会计“石嵘”,再到郑州酿造厂的一名普通工程师,身份几多变幻,不变的是对家乡的思念,对党和国家的忠诚与热爱。

而他的“潜伏”故事,也是从家乡“红赵保”开始的。

投笔从戎,少年踏上抗日征途

1920年,索良民出生在河南省洛阳市宜阳县赵保镇一个农民家庭,上了7年学后回家务农。18岁那年,在他的叔叔,也就是中共地下党员索元理的带领下,索良民参加了国共两党合办的“赵保抗日民运干训班”。索良民说,当时在干训班的时候,老师们教导大家,“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”。开封沦陷,日本铁蹄踏入家门,少年人能坐以待毙,做亡国奴吗?

640.webp (4).jpg

毕业时,索良民响应“保卫大武汉”的号召,毅然弃笔从戎。

1944年夏,日寇发动豫中会战。在郏县前线,索良民中了日寇的毒气弹,突围时被俘。历经九死一生,才被营救脱险,避难于新乡。在新乡,他收到了我党地下工作人员张剑石写给他的一封信。信中,张剑石告诉索良民,他们在家乡赵保建立了伊洛特区革命根据地,希望索良民回到家乡和他们一起抗日。接到信后,索良民马上回到根据地,第二天就到政府去当会计主任,负责后勤保障工作。 

化身铁工厂会计 他的“潜伏”故事也精彩 

1945年8月15日,日本无条件投降之后,国民党开始重兵围剿解放区,伊洛特区革命根据地也奉命撤销。索良民接到了上级的任务,再次前往新乡,以铁工厂工人的身份开始“潜伏”。

这时候,做地下军事情报的张兆芳找到索良民,让他做“内线”工作传送重要情报,为地下同志打掩护。至此,他开启了于无声处听惊雷的“潜伏”生涯。在索良民传送的诸多情报中,1947年羊山集战役的情报尤为重要。

1947年6月30日晚,刘邓大军在黄河北岸发起鲁西南战役。战斗开始不久,蒋介石的整编第六十六师被围。7月19日,蒋介石前往开封督战,并电话命令王仲廉的第四兵团向羊山集增援。当时,索良民潜伏的新乡铁工厂,就是王仲廉的产业。作为会计,索良民经常去王仲廉家汇报厂子的盈利情况,在其家中听到了“王仲廉要率部增援羊山集”的消息。

索良民回忆道:“得知消息后,我第一时间向张兆芳汇报,张兆芳让我设法拖延第四兵团的增援时间。正巧遇上王仲廉让我卖棉纱换钱,凑开拔费,我就借找买主、结算、提现的过程拖延时间。”

640.webp (5).jpg

轻描淡写的叙述中,惊心动魄的过程历历在目。索良民用换新钱的办法,将王仲廉增援的时间往后拖了一天。就是这一天,为刘邓大军全歼第六十六师创造了良好条件。此战一举突破国民党军队自以为可以抵挡40万大军的“黄河防线”,拉开了人民解放军战略进攻的序幕。 

麦田里秘密入党

没有党旗,没有宣誓,电视剧《潜伏》中,翠平带着余则成一字一句宣读入党誓词的场景,令无数观众动容。

索良民的入党仪式,也是这样,没有党旗,没有宣誓,甚至没有自己的姓名,介绍人口述党章,他对着大地宣誓,在一片麦田里,他正式入了党。

1948年,已从事潜伏工作的索良民,在中共地下党员张兆芳的介绍下,加入中共情报所,化名“石嵘”。同年3月,索良民成为一名“特别党员”。

640.webp (6).jpg

“当我读出入党誓词时,内心是无比自豪的,泪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。”虽已历经61年,索良民仍清晰记得当时的情景。他说,他们一大家子,党员很多,接到可以入党的通知,他激动地难以言表,却又碍于特殊环境,只能隐藏情绪。入党仪式是在郑州南门外的一片麦地里进行的,当时,入党介绍人张兆芳为了保证安全,将党章埋在西郊的地下不敢带来,只能给他口述党章,讲讲党的纪律,随后带着他宣读了入党誓词,并作出了郑重而朴实的承诺:“我自愿加入共产党,遵守党的纪律,绝不叛党,党叫干啥就干啥。”

入党后,因为营救豫西军区派来郑州购买无线电器材被捕的人员,索良民引起了敌特的注意。为了他的安全,上级组织决定让索良民转移到江南。作为一名“特别党员”,是不允许主动联系组织的,只能等待组织联系自己。

索良民回忆道,转移至江南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他与组织断了联系,无数个夜晚,夜不能寐的他,一遍遍默念入党誓词,将信仰深埋心中。直到1949年,索良民才返回郑州,继续在河南军区情报处从事地下情报工作,他与同志们冒着生命危险,多方收集国民党在郑州的兵力部署、哨卡、仓库等重要情报,为解放郑州做出了重大贡献。

640.webp (7).jpg

(老人谈起自己的潜伏故事,仍思维敏捷、表述清晰。)

“特别”转正式,等待66年未改初心

从“特别”党员到正式党员,从当年虎虎生威、浴血卫国的英雄到如今步履蹒跚、白发苍苍的老人,一个身份,索良民等待了66年。而在这66年间,虽然没有正式党员的身份,可索良民依旧初心不改,时刻以一个共产党员的身份来要求自己,从未放弃过信仰。

640.webp (8).jpg

(恢复正式党员身份后,老人一直佩戴党徽)

1949年7月,索良民进入河南军政干校学习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他被分配至淮阳军分区工作,因出色完成了上级布置的各项任务而获得军功5次,被授予一等功臣。1958年,索良民转业进入郑州酿造厂工作,从冒死潜伏秘密收集情报,和敌人周旋,到和酱油醋味精打交道,索良民未改为祖国奉献、为人民服务的初衷。他靠自学考取了高级工程师资格证,不断精研技术,矢志让全郑州人民吃上美味健康的调味品,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,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,直至1988年离休。

在单位分房的时候,拥有高级工程师职称的索良民放弃了一百多平的房子,仍然居住在自己三十多平米的房子中。不仅如此,索良民还积极参与各项公益组织,把自己省吃俭用的10多万元积蓄全部用来扶贫济困和用于公共事业建设。索良民谦逊地说:“国家给予我的荣誉和照顾都太多,我做的太少,只有竭尽绵薄之力,能为国为民奉献点滴,才能对得起我十七岁离开家乡投身革命的初心。”

其间,索良民曾多次努力想恢复党员身份,让“特别”党员变正式党员,但由于年代久远,档案里组织关系缺失,他的心愿一直未能实现。

因为特殊身份,成为“特别党员”后的几十年里,索良民从未佩戴过党员徽章。他曾经向两个儿子说起自己的愿望:在自己口齿清晰、行动自如时,佩戴上党徽再宣誓一次。

退休后,索良民住进了爱馨养老公寓。2013年,在河南爱馨养老集团董事长豆雨霞的支持下,该集团为老人开展了圆梦行动。河南爱馨养老集团党总支书记马建勋等人走访部队、企业、机关等,多方努力搜集资料。

经过细致查找,马建勋等人了解到,张兆芳和李少棠为索良民作过证明,但多年过去,两位同志已离世,无法亲身证实索良民的身份。

后来,马建勋又找到了李少棠写的《戎马生涯》,这里面记录了他和张兆芳、索良民当年一起做地下工作的经历。同时,马建勋还找到了1984年李少棠写的证明、当年调查小组写的报告等重要资料。

其中有一个最重要的证据——一份1950年的《河南日报》,这份报纸上刊登了一则寻人启事,“寻找我党地下工作人员:石嵘”。

640.webp (9).jpg

经过一年多的寻找和上级党组织审查,2014年4月8日,在河南爱馨养老集团党总支的一间会议室内,94岁的索良民终于佩戴上了党员徽章,自豪地宣读了入党誓词。

那天,老人用工整的字迹激动地写下一首诗庆贺自己恢复身份:“顿觉轻松迈快步,力求奋进细耕耘。余年还做中国梦,再建功勋报党恩。”前半生波澜壮阔,后半生平淡简单,“潜伏”在历史云烟里66年的老党员终于“转正”,为自己的一生倥偬画上了完满的句号。

640.webp (10).jpg

百岁生日愿望是回家乡看看

2019年10月,老人将迎来自己的百岁生日。接受家乡新闻媒体采访的时候,老人穿着干净的白衬衣,每天都细细擦拭的党员徽章熠熠生辉,被他珍而重之佩戴在左侧胸口。他凝神倾听家乡县政府官员对宜阳新变化的描述,动情地说:“我毕生的心愿是离世后能盖着党旗走,还有就是有生之年能回到家乡,看看美丽的新宜阳”。

640.webp (11).jpg

(山河依旧,却不是当年旧模样。田义伟 摄)

索良民1938年离开家乡,投身革命,曾在1945年奉命回到家乡宜阳赵保,参与伊洛特区革命根据地建立。仅仅在家乡工作九个月,他又再次离开,前往新乡“潜伏”。这一去,直到现在,他除了在2000年左右回过一次家乡,因为身体不便等种种原因,再未踏上那片曾让他魂牵梦绕的故土。

640.webp (12).jpg

(新建成的宜阳静水皮划艇训练基地。田义伟 摄)

洛河水是不是还那样清澈?红赵保现在发展咋样了?曾经贫苦的街坊邻里,如今日子肯定好起来了吧?以前毁于战火、满目疮痍的土地上,是不是都盖起了高楼大厦,修通了柏油路、架起了大桥,种上了鲜花绿树……老人虽已99岁高龄,但思路敏捷、表述清晰,他边听边问,为家乡宜阳在经济发展、城市建设、环境保护、脱贫攻坚等方面取得的成就激动不已,他紧紧拉着家乡政府官员的手,不断表达自己想回家看看的强烈愿望,这一幕场景让人十分动容。

640.webp (13).jpg

(水清岸绿,山水宜阳处处美景。田义伟 摄)

采访结束时候,老人依依不舍出门相送,动情地说,哪怕自己腿脚不算便利,就算坐着轮椅,也会回到家乡去看看,去看看出发的地方,不忘来时路。大家定下了百岁寿辰之约,索良民又遥遥对着家乡的方向,颤巍巍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。(张珂) 

(除配备说明、署名的图片外,均来自于央视新闻客户端)


关注富美宜阳
隐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