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logo
刘振良:结一段“花椒”奇缘解平生夙愿
来源:宜阳民声网

悠悠河洛,“归雁”翩跹。“归雁”是我们对返乡创业群体的美称,在乡愁乡情召唤下,他们放弃已有的稳定事业和优越生活,回到“生于斯长于斯”的家乡,苦心孤诣启发新知,克服万难开山辟地,带领乡亲展开了战天斗地除穷魔的奋斗之旅,用心用情用力书写着山乡蜕变的生动传奇。

640.webp (1).jpg

“行到宜阳山更好,锦屏十二列青苍。”宜阳县城南秀美的锦屏山后山黄家岭上便召回了这样一只“归雁”,刘振良。他靠着一股不服输的拼劲钻劲,力变荒山为“金山”,开辟了一个叫“凌云山庄”的致富庄园。“鸡司令”“鹅老板”“花椒大王”等是他在这里辛勤浇灌的“智慧之花”,而他自甘寂寞、痴守荒山创富带富的故事,也被一代农庄人传为佳话。             

640.webp (2).jpg

小田园大梦想   痴守山川你为哪般   

“为什么我的眼睛里常含泪水,因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。”诗人艾青用深沉优美的诗句让我们铭记挥之不去的故乡情。识字不多的刘振良却用默默的奋斗与付出诠释浓浓乡愁乡情。

640.webp (3).jpg

从小因家里困难,兄弟姊妹多,刘振良早早成了家中顶梁柱,因不甘穷困,十几岁的他便怀揣梦想和亲人期盼,踏上出门学技艺、习练生意之道的艰辛路途。早年,他曾只身辗转陕西、甘肃、宁夏等多地谋发展,贩过牛皮、开过铝矿和煤窑、经营过超市、办过水泥栏杆厂……

都说商场如战场,“跌打损伤”是常事。刘振良也不例外,在多年的打拼折腾中,他吃尽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苦头。创业之初的那段苦不堪言日子里,他曾饱尝“一文钱难倒英雄汉”的尴尬,种种冷眼嘲讽、质疑歧视非但没消磨掉他创业的决心,反使他更加渴望成功和创富。“20多年前,我是在好心人帮助下贷款250元钱开始起家的。”回忆起创业之初的种种辛酸,性格沉稳内敛的刘振良竟泪湿眼眶。

苦难伴随成长,耕耘伴着收获。多年的打拼使他不仅走出了贫穷落后的马庄村,还在城里盖起了小楼房、出租房,如今四世同堂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。按说他可以舒心自在地含饴弄孙了,仅每年7万多元的房租收入足够他和妻子衣食无忧了,可他就是“不安分”,心里总有惦念。“眼瞅着乡亲们纷纷向我借钱,心里很不是滋味,不是怕借钱出去,而是想着我得做点什么,让他们的日子也好起来。”他说。

经多方考察论证,他发现种植花椒是一项不错的致富增收门路。一方面花椒耐旱好,好成活,管理成本低,另一方面花椒市场前景广阔。于是,2015年他回到马庄村,承包该村黄家坽上的荒坡500余亩,开启了人生新一轮“折腾”,这次虽感肩头责任更重,但劲头似乎也更足了。

640.webp (4).jpg

每天,刘振良和他的“合伙人”天不亮就起床,挖窝松土、浇水培植,用辛勤和汗水种下了一棵棵充满希望的花椒树。从荒山荒坡到一片碧绿花椒园,他马不停蹄在山上整整忙碌了一年。刘振良的妻子说:“振良和花椒有缘,一上山一俩个月不下来,每次回来他迷糊得连吃饭的碗筷在哪都忘了。”回家住,有时半夜醒来看见明亮的路灯,他还常误以为天亮了,忙起身拿着锄头准备下地干活,那叫一个如痴如醉。

的确,一份“花椒缘”使他的事业风生水起。2016年,考虑到花椒生长期较长,暂时没有收益,并且自己花椒园所处位置地势高、空气好、无污染,头脑灵活的他生出在花椒地养鸡的想法:“这里养的鸡,绝对是纯天然放养的生态鸡,不愁没销路!”说干就干,当年他便买了5000只鸡苗,因喂养得当、管理有效,这些整日悠闲于花椒园,受山风涵养、黄土滋润的鸡宝宝们顺利成长为走俏市场的鸡“公主”、鸡“靓仔”,也因此为刘振良带去了一份好收益。

640.webp (5).jpg

越干越有想法,后来他在花椒园套种了花生、红薯等农作物,充分利用地皮,最大限度地增加收益。因土地肥沃、气候适宜,2017年,他在山头种的品种红薯喜获丰收,最大个儿重达17.8斤,在全市红薯擂台赛中稳摘“红薯王”桂冠,这枚“红薯王”也给他带来了5万元的创业奖励。“无心插柳柳成荫”,因养鸡而衍生出的“捡鸡蛋”、“扒红薯”、“拾花生”等体验活动,更使他和他的凌云山庄“火”了一把。

2019年,刘振良以鹅代鸡,为花椒园“请”来了3000多只“鹅工人”。理由是:鹅食田间草,喝山间甘泉水,养殖投入几乎为零。花椒园杂草茂盛,如不及时清除,势必影响花椒长势,有了这群“义工”,不仅能带来一笔鹅收益,每年还可省去雇佣除草工人的20万元费用。

为熟练掌握花椒种植技术,刘振良坚持向书本学、向专家学、向种植大户学,他多次到陕西韩城请当地的花椒专家到自己的花椒园现场指导。四年多里,凭着一股子钻劲倔劲,他从一个花椒产业的门外汉变成了名副其实的“花椒秀才”“田专家”。2018年,凌云山庄的500亩花椒如期挂果,因黄家岭光照充足、昼夜温差大,所产的大红袍花椒皮厚肉丰、色泽鲜艳、香味浓郁、麻味醇正,成为花椒中的极品和市场上的“香饽饽”。

640.webp (6).jpg

如今,红红的花椒已挂满枝头,各地客商频频发出收购请求,每斤花椒12元,亩产按最低500斤算,一亩地收入6000余元,这500多亩花椒的年收入就是300余万元。守着这份“红红火火”的事业,本该幸福快乐的刘振良,脸上依旧是紧绷的神经和甩不开的牵挂。

小善念大格局  用情用力带富乡邻

一人富不算富,大家富才算富。这是深植于刘振良骨子里的善念。善念累积多了,便是情怀。村里人都说,刘振良能过上今天的好日子,就是因做了很多善事得来的福报。村里人的说法,巧合也好,迷信也罢,但刘振良不管身处何种境况,从未放弃过善良的援助,这终归是不变的事实。

村民魏保证说,刘振良年轻时自己生活非常穷困,但还多次让妻子蒸馒头送给饿得奄奄一息的流浪乞丐,并且在得知乞丐病故后无人安葬时,拿出500元为其料理后事。近年的“宜阳高考顺风车”、慰问百岁老人等公益爱心活动中都少不了他的身影,对乡邻的帮助更是乐此不疲,不仅自己捐资,还号召创业伙伴出钱出力,他以平凡善举默默书写着人间大爱。

640.webp (7).jpg

2018年,刘振良在宜阳县返乡创业农民工综合评定中荣获一等奖,得到市县领导的肯定和点赞。谦虚低调的他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啥过人之处,依旧日夜辗转于他挚爱的那片山川,他说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。

随着花椒产业越做越大,他的名声也越来越大。本村及十里八村的群众备受鼓舞,纷纷向他取经学习,就连在外地打工多年的老乡也开始频频联系他,讨要致富之道。借助这股创业热潮,他开始积极游说本村及周边村子的群众,鼓励他们把闲散的耕地利用起来,靠种植花椒增收致富。在他影响下,马庄村孙要伟种植花椒300亩、陈白伟种植花椒500亩,大雨淋村种植花椒1300余亩,赵保镇于沟村在支部书记带领下种植花椒1500亩……花椒作为一种富民产业以“凌云山庄”为中心向周边辐射开来。

除了游说,他还大力支持扶持乡邻。村里人借钱的、要花椒苗的、联络销路的等等,他都尽力帮助。收获季,他都会招募周边村子里留守在家、没有收入的中老年人来收花椒,并安排专人支锅做饭,为他们提供免费午餐。这点温情大家记在心里,感激写在幸福的笑容里。

“凡事不能死干,要巧干,我只当替大家先探探路。”成功的人都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善于学习钻研。平时喜欢关注新闻和致富信息的刘振良说,探路是成功了,但要看得长远,当前种植花椒的农户越来越多了,最后拼得是品质。为此,他计划今年冬天培植30亩无刺花椒新品种示范田,然后向乡邻们推广,让大家少走弯路,快步迈上小康路。

“家乡就要有个家乡的样。”刘振良说。他有个中期愿望:未来三年,希望看到村里撂荒的地基本能够恢复利用,希望全村外出务工人员多数回到家乡,一起为改变村里面貌撸袖子大干一场!2019年,宜阳县花椒协会成立,刘振良以好威望、好业绩、好口碑当选协会副会长。他还有个近期打算:即便自己贴钱也要带领乡亲们到外地多参观学习一下。“不能光靠嘴去说服大家,眼见为实,要让大家亲自感受一下外面的发展速度,开开眼界、理理思路,发自内心觉得能干想干才行。”他说。

640.webp (8).jpg

因着一个梦想、一个善念,刘振良在家乡这片秀美山川上结下了一段“花椒奇缘”,种下了创业致富的智慧种子。虽一路洒满艰辛,布满坎坷,但他也收获了更多温暖与感动。他用生动的实践证明:幸福不会从天降,美好生活要靠努力奋斗。在他的影响带动下,一批在外奔波的游子纷纷踏上归途,“梧桐为你栽,只等凤归来。”家乡建设需要更多的“刘振良”回归,让山川更秀美,故乡人更富民,这也是刘振良的平生夙愿。(靳会利)



关注富美宜阳
隐藏